您現在的位置:洛陽市第八中學 >> 文章中心>> 德育之窗>> 平安校園>> 正文內容

唱中國國歌原來真的能“保命”!讀完淚奔!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5年06月09日 點擊數: 字體:

[序言]以前我知道知識是可以救命的,比如當年的曹子建若不是才高八斗,七步之內成詩,不成了哥哥曹丕刀下的冤鬼?但是唱國歌可以救命卻是聞所未聞----直到讀到這篇文章。確實,沒有那樣生離死別的經歷,你不懂祖國的強大意味著什么,你不懂其實我們每個人每天都享受著祖國的蔭護。 4月25日尼泊爾發生8.1級地震,中國政府派出國航、南航、川航等飛機第一時間趕到尼泊爾安排撤喬工作(先于地震救援飛機趕到,也因此受到某些國外媒體的責難,說中國政府太霸氣,但我從中讀到的信息是:在中國政府眼里,中國公民的生命高于一切!),大使館工作人員24小時在機場陪護中國公民,只要持中國護照就可以無條件登機離開那是非之地,讓其它國家的喬民眼紅得不得了!你敢說中國護照沒用嗎?以后升國旗唱國歌的時候你還敢心不在焉嗎?在互聯網高度發達的今天,每個人都可以是信息發布員,所以每天各種媒體上充斥著五花八門魚龍混雜的信息,近期網絡上有不少抵詆毀中國政府、謾罵中國共產黨的言論,同學們要增強明辨是非的能力,緊跟主流思想,不抱怨,少牢騷。堅信只有中國共產黨才是中國發展建設的正確領導人。

                                       -----王之萬

2015年5月8日

故事發生在4年前,地點在利比亞,男主角是我的同事,北京邊檢民警,叫林先昱,為了方便敘述,我決定用第一人稱方式來講:

突然的出發和混亂中的抵達

  我是北京時間2月22日晚11點接到赴利比亞執行撤離在利比亞中西部地區人員任務的通知,2月23日早7點前往外交部辦理護照,并于當日中午趕赴首都機場專機樓待命。為保證安全,外交部為工作組每位成員都配備了防彈衣和防刺服。

  當天下午5點,我們拿到已經辦妥簽證的護照后,即搭乘首架國航包機出發,并于利比亞當地時間2月24日凌晨1點左右抵達的黎波里機場。飛機降落后,并沒有地勤人員過來服務,我們都懷疑黎波里機場已經停止運轉了,停機坪上也只有稀稀落落的幾個工作人員在為另一架希臘的飛機服務。等了一個多小時,終于有個服務車過來架起了梯子。

  雖然可以下飛機了,但是沒有擺渡車,我們仍然無法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入境。此時已有兩百多名婦女兒童在機場等候了一天多,準備搭乘這架包機先行撤離。于是,我們直接徒步去尋找地面服務人員。終于在飛機抵達兩個多小時后,我們才得以入境。

  在辦理完入境手續并送走第一批乘包機返回國內的224名中國公民后,我們隨使館工作人員一通前往我駐利比亞大使館。一出黎波里機場,才真正看到了什么是動蕩的局面:整個機場外圍亂成一團,大量難民裹著毛毯在機場外蹲著、坐著、躺著,周圍全是已撤離人員遺留下來來不及帶走的行李箱、毛毯等東西。的黎波里市區已經實行宵禁,戒備森嚴。

  到了使館之后,我們被分成了三個工作小組,我在第一小組,一共3人,任務是從首都的黎波里繞道蓋爾揚前往突尼斯邊境口岸拉斯杰迪爾,力爭打通一條安全通道并幫助600多名無護照人員撤離。

探路:憑三寸不爛之舌打通死亡之路

  做了相關的準備后,2月25日上午10點,我所在的第一小組一行四人按照既定計劃啟程。本來有一條直通突尼斯的路,只有兩百多公里,但是在這條線上的扎維耶和祖瓦拉兩個地方,政府軍和反政府軍已經交上火了,所以我們只好繞行一條遠路,有400多公里。我們身穿防彈衣,驅車8個多小時,沿途經過50多個關卡,走走停停,坦克、裝甲車、重型機槍,還有手持沖鋒槍、穿著軍裝的人隨處可見,遇到利比亞政府軍隊、警察及地方各種勢力的重重盤查,遭遇示威游行1次,路過反政府軍攻占過的地方1處。為打通這條“生命通道”,每遇到一個關卡,我們都與他們耐心溝通,苦口婆心地宣傳中利兩國的傳統友誼,告訴他們中國人來到這里,是幫助利比亞人民建設國家的,現在遇到了困難,請你們為后面撤離人員提供幫助。最后回過頭來看,我們當時的“說教”還是有效果的,起碼后面的中國工人通過關卡時,都受到了比較友好的對待。

沒轍就想轍:中國人的強大公關能力

  2月25日下午6點,我們抵達利突邊境拉斯杰迪爾口岸,并找到了因無護照被利比亞檢查人員阻止出境的600多名中國工人。沒護照?我們就只有自己“造護照”了。當晚,使館連夜趕制一千余份加注阿文說明的回國證明,并于第二天下午派人送至利突邊境口岸。由我在現場根據這批人員的護照復印件制證,加貼持證人照片并加蓋騎縫章,一小時之內“簽發”了600余份回國證明! 
  拉斯杰迪爾口岸處于沙漠地帶,且此時正趕上當地“隆冬”季節,白天和晚上都異常寒冷,600多名工人坐在地上瑟瑟發抖,我們到處找,終于聯系到了附近的一個肯幫忙的旅館老板,又連夜驅車幾十公里外為滯留人員購回了食物、飲用水和300多條毛毯。

  隨著利政府軍重新掌控中西部地區,中西部地區局勢趨于緩和,其他各個國家在利比亞人員瘋狂涌入西線撤離通道,拉斯杰迪爾口岸人頭攢動,密密麻麻地擠滿各國欲撤離人員,口岸瞬間爆棚。生怕夜長夢多,我們就“走上層路線”,再次去和移民檢查機關主官“苦口婆心”,成功說服利方為我成建制撤離隊伍警車開道,設置中國公民離境專用通道,指定專人負責放行和驗放,并在通關過程中予以充分便利。

    2月27日是我們撤離人員最多的一天,當天共有北京建工集團、北京宏福集團、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共約4700多名人員撤離。在此不得不夸一下咱們國家的這些建設集團,絕境中仍然有組織有紀律,有方法,有門路,比如北京建工集團撤離的2700多人,他們居然租到了180多輛轎車、中巴和大巴車,每輛車都在車輛的前擋風玻璃處張貼了國旗,標注了中國字樣和車輛序號,每輛車指定了一名臨時負責人,隨時報告道路情況并確保不落下任何一個人。

4最終的撤離:撿破爛吃泡面,唱國歌當護照

  我們抵達拉斯杰迪爾時那里連一家酒店和飯店都沒有,唯一一個破舊的小旅館擠滿了滯留的撤離人員。沒有地方住,我們就只好睡在車里。利比亞的風沙特別大,到了夜里,氣溫急劇下降,我們只好穿著防彈衣、裹著撤離人員遺棄的毛毯來抵御寒冷。當地物資匱乏,商店也關了門,我們隨車攜帶的有限的干糧很快就要吃完了,只好去廢墟里撿吃的。

  2月27日大約下午兩點的時候,北京建工集團的一位負責人焦急地找到我們,說后續車輛全被扣在一個檢查站了,肯定是出問題了。聽到這個情況后,我們開著面包車沿途找了回去。就在距離邊境大約3公里的地方,終于找到了這幾十名同胞。但因在撤離途中丟失了護照,他們已被當地檢查站扣留了。我們立刻給檢查站人員亮明了身份,并一遍遍解釋,但無論怎么說,他們就是不放人。值守人員的理由是:你怎么證明他們是中國人?

  當時這確實是個難題:沒有了護照,如何才能證明這幾十名工人的中國公民身份?就在工人們情緒幾近崩潰時,我們靈機一動,對著隊伍高聲喊道:“全體都有:集合,立正,唱國歌!”一時間,原本絕望的工人兄弟們都站了起來你,唱起了我們幼兒園、小學、初中、大學里唱過一次又一次的“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筑成我們新的長城!……”。我敢保證,那是我人生中聽到過的,最五音不全,但又最莊嚴認真的國歌合唱。當時的情景震撼了現場所有人,周圍的各國難民也好,利比亞的檢查人員也好,當嘹亮的國歌聲飄蕩在檢查站上空,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我們。國歌沒唱完,檢查人員就打開關卡,將我們放行了。后來雖然離開了檢查站,但工人們的歌聲并沒有停止,幾十名中國工人就這么一路唱著中國國歌,走了3公里的路,趕到邊境與大部隊會合,順利撤離利比亞。這里,我想插一句,全世界的華人,無論你在哪兒,持哪國護照,請保證你和你的家人都學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因為有時候,國歌可能就意味著生命。

  3月1日下午,在完成利比亞中西部地區所以有意愿回國中國公民的撤離工作后,我們同前來匯合的另外兩個工作小組人員一同撤往突尼斯,完成了我們此次的使命。

 客官別走,還有后續

  北京邊檢陸續迎接了乘坐各種航空公司航班入境的撤僑公民,至今記得,撤僑的最后一批,坐希臘帝國航空包機回來的民工兄弟,機艙門一開,憨笑著探頭探腦地看著舷梯下的我們,但一看到“祖國接你回家”幾個字的時候,直接相擁淚奔。而下飛機后親吻大地的人同樣大有人在。

  最后,祈愿祖國國泰民安,也希望在國外工作、學習、旅游的各位平平安安。祖國,永遠是你們昂首走在世界每個角落的堅強后盾!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